桃小夭

安定躺在龟梨和也坑底

【喻黄】夜语江湖3

二、萝卜糕和桑椹酒



蓝雨的萝卜地,是全江湖的萝卜地。

这事儿说来话长了。

蓝雨后山上空着好大的一片地,最开始魏琛看着光秃秃的一片,商量着种点儿什么吧,结果魏琛头天说完,第二天方世镜就种了好大一片花田进去。

魏琛看了想骂人。

好好的和尚庙,搞得跟百花似的。

最要命的不是这个,最要命的是黄少天过敏,一去后山就打喷嚏,头天去后山转了一圈,当晚眼睛就肿得睁都睁不开了。

魏琛心疼得要命,连夜带着一群大老爷们把后山拔秃了。

后来蓝雨就开始了自给自足的种田生活。

蓝雨的菜地什么都种,种土豆种玉米种小麦,俨然成了蓝雨后厨最大供给商。

这一片地是片宝地,种什么都长得好,不过长得最好的还是萝卜。

一年几茬,不管天候怎么样,从来没欠收过,而且各个都个儿大汁多,蓝雨吃不完,只好到处送,霸图有,嘉世有,百花有,就连老对头微草都有,叫得出名的门派喻文州一个都没落下过,滴水不漏。

进了七月,就该收夏秋萝卜了。

收萝卜这件事上,蓝雨向来亲力亲为,一群大侠在萝卜地里头滚一身泥。用张佳乐的话说,都是有名有姓的大侠,跑这儿拔萝卜,丢人。

黄少天一抬手就抹了张佳乐一脸的泥,说去去去,你们家大孙有钱,我们蓝雨穷着呢。

喻文州笑笑,连根拔起一根萝卜,说大侠也要吃饭嘛。

张佳乐竖了个中指,并且带走了两筐萝卜。


周泽楷和江波涛到的时候,拔萝卜这个活动中场休息,郑轩摊在临时搭成的小棚子下头喊着亚历山大,喻文州正分着用凉水打湿了的帕子给大伙擦脸,黄少天低头数了一会儿自己跟前的那堆萝卜,然后腾地跳起来说:“哈哈李远你看,我比你多!本剑圣……唔”

话没说完,被喻文州一个帕子劈头盖脸迎了上来,宋晓把前些日子做绿豆糕剩的绿豆煮了绿豆汤,正忙着分。

听到周泽楷和江波涛来了,喻文州有一瞬间的错愕,然后赶紧说快请到前厅。

于是周泽楷和江波涛见到的就是,一贯以镇定自若山崩在前不形于色闻名的喻文州,灰头土脸衣冠不整地迎出来。

后头跟着的几位一位比一位凄惨,黄少天的佩剑冰雨上头还粘了几片萝卜叶。

感情是用来削萝卜了吗?

萝卜叶颜色挺淡,看来萝卜熟得不错。

注意到周泽楷微妙的眼神,喻文州说了声失礼了。

江波涛倒是淡定,赶紧说蓝雨独树一帜,整个江湖都闻名遐迩,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。

江波涛这人,喻文州了解不多,几次接触都是在台面上,不说别的,融会贯通的本事,喻文州是自叹不如的。

江波涛紧接着说:“今天和掌门办事路过蓝雨,就想着顺路来看看,是不是打扰了喻掌门?”

黄少天心想扯淡,谁出门办事带两车礼物?显摆你们轮回马好吗?

不过这也是正常的,除了生死攸关的大事,谁会一上门就说我找你们蓝雨有事你们可一定要帮忙啊。

喻文州赶紧摆手说哪里哪里。正琢磨着蓝雨叫的上名的现在都一身的泥,怎么招待这两尊大佛。黄少天就突然跳出来,说:“我们正收夏秋萝卜呢,周泽楷你来不来啊?要不要比赛?看谁收的萝卜多?诶周泽楷你怎么不说话?是不是怕了本大侠啊?我说你们比不比啊?我们后山萝卜可还等着收呢啊。”

怕了怕了,大侠您话多您厉害。

喻文州也笑了,说:“蓝雨是胡闹惯了的,还望周掌门江堂主不要怪罪——至于收萝卜,要不要一起来?”

从进门就一声都没出过的周泽楷冷不丁吐出来一句:“…好。”


后山收萝卜的队伍又壮大了。

这头喻文州和江波涛两个人还寒暄着。

“多谢喻掌门之前送的萝卜,小周很喜欢,轮回上下都很喜欢。”

“周掌门和江堂主远道而来,我们还叫你们一起拔萝卜,实在太失礼了。”

“哪里哪里,蓝雨的与众不同今天终于领教到了,小周从来没做过这种事,做得很开心呢。”

江波涛口中“很开心”的周泽楷,此刻正跟黄少天两个人较着劲的拔萝卜,抿着嘴唇,汗沿着脸的线条滴进土里。

实在不知道江波涛是从哪里看出来的很开心。

周泽楷跟黄少天谁也不认输,越拔越快。

于是到了后来,其他人都收手,坐在旁边搭起来的棚子下头看着两个人表演花式收萝卜。

这两个人的效率竟然比之前蓝雨一群人加起来还要高,不出半个时辰就收完了一整片萝卜。

黄少天看着自己前头小山一样的萝卜,抹了一把脸,抹出来一个泥印,然后大笑着说:“周泽楷你输定了,哈哈哈你看本剑圣的萝卜你再看看你的!”

喻文州和江波涛一人一座山,把萝卜装进筐里,顺便数萝卜。

干完之后两个人交换了数字,表情复杂地对视了一眼。

喻文州说:“一样多。”

黄少天:“哈?不可能!明显是我的那堆看上去多一点!就算是一样多也是我的个头比较大!文州你是不是数错了啊?要不要再数一遍啊?”

喻文州揉揉黄少天的头发,说:“加上之前收的那堆,少天比较多。”

周泽楷&江波涛:贵蓝雨真不要脸……


喻文州知道周泽楷和江波涛肯定有事情,不可能是专门来蓝雨拔个萝卜就走。于是留两个人吃晚饭,还吩咐人收拾了客房。

晚饭是用今天才摘的萝卜做的萝卜糕,炸茄盒,桂花糖藕,宋晓还用做萝卜糕剩下的小半个萝卜加盐水花生凉拌了个萝卜丝。

萝卜糕是纯粹的南方菜,把萝卜擦成丝,用盐腌一下,挤干水分,和腊肉丁一起下锅炒,用米粉淀粉加水,再加上萝卜丝跟腊肉丁,搅匀了放盐和糖,大火蒸熟切块。

颜色好看,味道也好。

一般是早上吃的,但宋晓琢磨着既然萝卜刚摘下来,趁着新鲜吃吧。

周泽楷和江波涛虽说算大半个南方人,但是萝卜糕这种菜还真没怎么吃过。

宋晓拿不准周泽楷跟江波涛的胃口,郑轩懒散惯了的,自然有懒人的主意,就说你把前头做的点心每样拿几个,爱吃哪个吃哪个呗。

宋晓琢磨着有道理,就挑了个好看的茶盘,点心每样捡了几个,还拎了壶才开的桑葚酒。

桑葚酒是五月份新鲜的桑葚才下来的时候酿上的,加了冰糖封起来,昨天才打开。

周泽楷在轮回的时候长,他不爱交际,就也不像江波涛那样老是天南海北的跑,轮回规矩多,吃饭讲究也多,用的材料、厨子那都是顶尖的,他头一回像这么吃饭,新鲜的不得了。

萝卜糕吃了好几块,茄盒也吃了不少。萝卜丝酸辣口的,清爽开胃,就着萝卜丝,平时不怎么爱吃甜的周泽楷连桂花糖藕都吃了不少。

桑葚酒才一打开,香味就飘出来了。

在坐的除了卢瀚文年龄还小,被喻文州管着不能多喝,其他都喝了不少。

按理说酒过三巡就该说正事了,桑葚酒也好歹算是酒。

徐景熙几个就领着卢瀚文说是回屋睡觉。

江波涛正了正神色,说:“喻掌门知道叶神归隐这件事吧?”

喻文州点点头:“略有耳闻。”

“按说这事儿和轮回无关,轮回也不想沾,叶神走了之后,陶轩找了个人来接任将军领嘉世,这人叫孙翔,喻掌门可听说过?”

喻文州点点头:“少年英雄。”

孙翔这个人算是江湖的后起之秀,带着越云一战成名,颇有些要追赶斗神叶秋的势头。

不过从越云一战之后,江湖上很久没有孙翔的消息了,喻文州正觉得奇怪,孙翔这种人,不是昙花一现的人,不可能就这么销声匿迹了,原来是被陶轩看中了挑去了嘉世。

这事轮回不想沾也情有可原,嘉世和轮回的关系千丝万缕,嘉世是斗神叶秋一手打造出来的一支军队,直属叶秋,号称除了叶将军,谁的令都不听。曾经由叶秋带着一夜连下三城,由此扬名。

而轮回则是丞相冯宪君为了牵制嘉世军打造出来的组织,半庙堂半江湖的地方,冯丞相并不约束轮回,但有需要的时候,轮回就是朝廷手里的一把利刃。

江波涛接着说:“孙翔武功好,但毕竟还是年轻了点,少年心性,压不住嘉世那些大神。”

喻文州略一沉吟,说:“嘉世军最近的动荡,我也听说了些。”

江波涛沉默了一瞬,然后抬起头看着喻文州,说:“陶轩被罢免了。”

“哦?”喻文州一挑眉。

“昨晚的事,还没传出来的,皇上钦点了叶神的徒弟接手。”

喻文州回忆了一下:“邱非?”

江波涛点头。

喻文州微微笑了笑:“那孙翔呢?”

其实这个问题不用问,周泽楷和江波涛人都来了。

江波涛皱了皱眉,说:“被冯丞相丢到轮回了。”

冯丞相的举动不难理解,孙翔年少成名,心气高,镇不住嘉世,但又弃之可惜,送进轮回,以后一定是朝廷的一大助力。

江波涛摇摇头继续说:“这件事轮回本来想置身事外,但现在是不可能了,我们这次来蓝雨,是因为前些日子,看见魏前辈了。”

听到这句话,一直坐在旁边安安静静的黄少天再也坐不住了,一下子跳起来。

“你们看见魏老大了?他人在哪儿?为什么不回蓝雨?他现在…他过得好不好……他…”

说到后面,黄少天的声音明显带了点沙哑的哭腔。

喻文州一把把人按住,让他坐回去,安抚小动物一样的拍了拍他的肩,然后问:“师父现在在哪里?”

江波涛继续摇头:“我们答应了魏前辈,不能说。”

喻文州点头:“是我失言了。”

随后站起身来,拍拍黄少天,示意他也一起站起来,朝轮回的两个人端端正正行了个半礼,说:“两位特来相告,蓝雨感激不尽。”

江波涛和周泽楷按理说都是蓝雨这两位的后辈,哪里敢受,赶紧站起来避开了,并且回了一礼,说:“我们今天来也是有私心的,还望喻掌门体谅。”

喻文州先是没有出声,过了一瞬,才开口说:“我明白了,周掌门江堂主放心。”


轮回的两个人住了一晚,第二天才上路回去了,喻文州叫人装了三筐萝卜,还装了几盒子点心,连桑葚酒都给他们带了两坛子。

送了人之后回到蓝雨,正是正午,天越来越热了,卢瀚文的练习也免了,不过罚写该罚还是得罚的,这几天卢瀚文都抱着喻文州的大腿,说掌门求求你了让我去练剑吧。

喻文州不为所动,甚至还往三省阁塞了一个黄少天。

卢瀚文眼前是看不懂的书,耳边是听不懂的话,说不清周文王和黄少天哪个更烦。

抄了几天之后,天终于阴下来了,下了入夏以来第一场大雨。

夏天轰轰烈烈地来了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是这样的,我在补原著的时候听到蓝雨萝卜地这个说法,一直以为蓝雨真的种萝卜,心想果然是吃货G市啊,补完了原著才搞明白萝卜地这个梗,想起还有一阵子跟我朋友感慨,蓝雨又要比赛又要种萝卜好辛苦啊……

评论(5)

热度(54)